加拿大CERB福利是救命钱!没想到反而要了一些人的命

 

  据CBC报道:毫无疑问,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之下,不少加拿大人失去工作或工作时间不足,导致了他们生活困难。而联邦发放的紧急救助金(CERB)几乎成了“及时雨”,让他们在困难之时可以度过难关。

  但是有人拿到这笔钱之后并没有用在正路上,而是用来嗑药,以致于用药过量而死于非命。

  用药过量而导致死亡在加拿大不是一个新问题。但有专家表示,多种因素使得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和严重,也让这笔原本用来维生救命的钱反而成了致命后果的一个促进因素。

 

  渥太华内城卫生局的医生安霍普金斯(Anne Marie Hopkins)表示:“我们为我们的客户感到恐惧。”

  她说,由于疫情以来采取的隔离措施,加上非法药物容易得到,再加上政府免费发放的现金,多种因素加起来把一些有瘾的客户送上了不归之路。

  她说自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公共卫生官员们一直在警告,近几周来用药过量死亡人数突然增加。

  从2019年3月到2020年5月,安省验尸官的报告称,用药过量死亡个案增加了25%。而与去年同月相比,4月份BC省的过量死亡人数则增加了39%。

  今年5月下旬,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医生说,BC省的数字代表了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

  她还说:“不幸的是,全国其它地区都报告了类似的趋势:多伦多和卡尔加里的与阿片类药物有关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增加了。

  而在多伦多,新斯科舍省( Nova Scotia)和安省的圭尔夫(Guelph)等辖区,一直都存在类似情况,(用药过量死亡)或是来自于未知的药物/毒品,或是来自于不同寻常的有毒非法药品的混合物。”

  CBC报道称,外展工作人员或社工认为,用药过量死亡人数突然增加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实施限制措施之后,更没有人来接近这些原本独居的成瘾者,故在完全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获得街头毒品,并且独自嗑药以致于服用过量。

 

  但是,许多外展工作人员或社工也表示,联邦紧急救助金CERB的发放对这些人来说,无异于从天而降,不仅容易申领,而且他们可以任意使用,这当然使得原本为钱发愁的成瘾者难以抵御这个巨大的诱惑: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拿CERB来买药买毒。

 

  渥太华的霍普金斯医生肯定地说,毫无疑问,CERB福利计划导致了用药过量以及死亡的增加。

  她对CBC表示,她清楚她的一些客户收到了CERB,他们接下来做的事就是到酒店租房,然后嗑药,再是因超剂量而孤独地死去…

  霍普金斯说:“我确实看到它(CER)正给我们的社区带来破坏,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我们一些非常熟悉的客户(瘾君子)因此死去,这让我们非常伤心。”

  BC省ASK Wellness的首席执行官休斯(Bob Hughes)则表示,尽管CERB计划的初衷是出于善意,但却因其太容易申领,反而让一些上瘾者处于危险之中。这家公司专为BC内陆地区特定群体提供廉租住房,为瘾君子提供减少伤害的服务。

  他说:“我从事这一行业已经很多年了,从未见到过近几个月出现的情况,街上的人似乎都很有钱。”

 

用药过量死一直是加拿大的大问题

  据加拿大赫芬顿邮报(HuffPost Canada)2019年年底的报道称,根据联邦公共卫生机构发布的最新数据,自2016年1月以来,加拿大已有13,900多人死于与阿片类药物有关的用药过量。

  其中芬太尼的泛滥成灾更是成为加拿大许多城市的大问题,BC省的温哥华一直是重灾区。也有数据称,加拿大死于芬太尼过量的人数已经高于在车祸中身亡的总人数。

 

  媒体依据信息自由法获得的文件显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在两年间所查获并没收的芬太尼(fentanyl),足以让2,000万加拿大人过量用药甚至死亡。

  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指出,两毫克的纯芬太尼——相当于约两粒盐的大小,对大多数成年人来说可能就是致命的剂量。

  换句话说,CBSA在加拿大各地海关收缴的芬太尼等毒品/药品,避免近2,000万加拿大人潜在地过量使用。

来源:HuffPost Canada、CBC、加国无忧等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