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求+威胁才能就医?加拿大酒店隔离者崩溃:“在这里,我像一个囚犯!”

据温哥华港湾(BCbay.com)乔一编译报道:加拿大联邦政府于1月底宣布实施强制入境隔离政策,所有入境旅行者抵达后必须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并在指定酒店隔离3晚等待结果。近日,陆续有旅客反映,在隔离酒店中受到轻视、不被尊重,遭遇似“囚犯”一般的处境。于数天前抵达卡尔加里的Angelo Vanegas是加拿大航空公司的空乘员,他被要求在某酒店进行14天强制性隔离。

图片

据Vanegas向CBC News描述,他整日被要求待在一个小房间里,每天只有15分钟可以到院子“透透气”。为了确保没有人擅自离开,电梯旁边还有一名保安在“监视”

他说,酒店提供的一日三餐只适合“小孩子的食量”;下午6点以后不再提供餐食;酒店不提供客房服务,只能购买不健康的小吃,并且禁止外面或亲友提供的任何护理包;有一天酒店甚至连续15小时都没有提供食物

图片

Vanegas称酒店提供的餐食分量不足 (Vanegas提供)

Vanegas没想到在隔离期间会被轻视和怠慢:“在这里,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囚犯。”

而最让他崩溃的是,因自己患有“脚疾”,不得不“乞求”酒店将其送医治疗。

当时,Vanegas的脚趾甲内翻导致感染,他向酒店请求医疗帮助。但酒店只提供了一些医用盐水用于浸泡处理

但Vanegas的脚趾感染加重、疼痛难忍,他不得不再次要求去医院并威胁要打“911”,酒店方才将其送医接受抗生素治疗;两天后,酒店又护送他去医院进行了去除内翻趾甲的治疗。

图片

Angelo Vanegas

Vanegas说“脚疾”让自己的隔离期格外难熬:“但是我应该得到及时的治疗,而不是乞求和威胁。”

他还表示,每当他向酒店员工提出一些合理需求时,也会遭受言语上的“羞辱”。比如他想要一块香皂时,对方冷冷地回复称:“哦,三天前已经给你一块肥皂了。”

目前,Vanegas已经回到埃德蒙顿的家中,而且“很健康”。不过,他已联系了律师讨论可能的索赔或诉讼

另一位从美国抵达卡尔加里的Mitch Beaulieu表示,在他看来,这一切就像“科幻惊悚片”的剧情。

他在机场坐上一辆装有遮光玻璃的车,被警察和安全人员护送至同一家酒店进行隔离。当时他甚至没有带托运行李,只有一些衣服和手机。在那里,迎接他的是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

图片

酒店将生活必需品放在房间门外的盒子里(Beaulieu提供)

Beaulieu是卡尔加里的一名小企业主,他说整个经历“令人难以置信”:“我感觉自己身处在第三世界国家。”

Beaulieu向CBC News展示了一段他与两名“加拿大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进行交流的视频。

图片

视频中的工作人员(Beaulieu提供)

在视频中,他反复询问自己“在哪里,要待多久,何时才能进行病毒测试”等问题。但两名工作人员唯一的回答是“不知道”

Beaulieu称自己在“混沌”中度过了几天。他曾打电话给红十字会,但仍旧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对方的回答是“哦,先生,会有人告知你的”

“但事实上,似乎没人知道任何事情。我被困在这里,只能等待。”

图片

Mitch Beaulieu

Beaulieu认为,对他来说最糟糕的是缺乏沟通和明确的指示,如果有人能表现出同理心和同情心,境况可能就会不一样了。

大多数时候他被扔在一个房间里不知所措,与任何人都没有联系,这让他难以接受。

Vanegas和Beaulieu是为数不多、愿意公开谈论在卡尔加里隔离酒店经历的受访者。

图片

酒店墙上张贴的通知(Beaulieu提供)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在被问及两人的上述说法时表示,出于隐私和安全考虑,无法对个人旅行者的任何信息发表评论。

值得注意的是,Beaulieu和Vanegas两人的经历都发生在联邦政府要求“所有入境旅客须缴纳$2,000隔离费用”的规定之前。

在政府网站中,也同时明确了隔离酒店的运营要求

1、提供从机场到酒店的接送服务;

2、提供符合公共卫生局要求的3晚住宿;

3、提供必需服务和安全环境,包括餐食,电话和无线网络;

4、每日向公共卫生局报告入住和退房的旅客信息,以及是否遵守检疫法。

图片

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Bill Blair 表示:“如果他们要做出(旅行)选择,就应该承担确保加拿大人安全所必须采取的所有措施的全部费用和责任。”

希望在旅客和酒店互有约束的情况下,入境隔离政策可以在提供安全保障和明确信息的前提下进行,这样才能达到有效防疫的最终的目的

来源:温哥华港湾(BCbay.com)乔一编译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