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这种疫苗的有点惨!被限制活动范围! 加拿大13例!手指刺痛和脚底麻木

据凤凰加拿大综合报道:加拿大将在不久之后推出“疫苗护照”,因此也产生了由于不同国家授权使用不同疫苗而产生的疫苗护照的承认度问题。加拿大对阿斯利康疫苗是有紧急使用授权的,但美国没有对阿斯利康疫苗提供过授权。

所以,在将来加美边境重开之后,可以去往美国但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的加拿大人有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比如被限制活动范围,即不被允许前往某些地方或者参加某些活动等。当然,如是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也放行了阿斯利康疫苗就不会有这些问题。

据媒体报道,纽约百老汇将于下周举办一场自去年关闭以来的首场音乐会——“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百老汇演唱会”。

演出受到空前的追捧,斯普林斯汀在加拿大也有广泛的歌迷,但由于届时进场观众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且接种证明必须显示所接种疫苗为FDA授权的辉瑞、摩德纳或强生,所以前来演唱会的加拿大人如疫苗接种的是阿斯利康就无法进场了。

202106182lgtm

⬆ 纽约时报:接种FDA授权疫苗才能听“斯普林斯汀百老汇”音乐会

“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和“斯蒂芬科拜尔晚间”(Late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等热门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也有同样的对疫苗接种的要求。根据电视台在网上公布的入场规定,疫苗接种要求系由纽约州政府规定而来。

纽约百老汇的其它演出也会在9月份回归。承接演出的剧场也都表示,届时将会遵循有关对疫苗接种要求的规定,但现在因为距离9月份尚远,所以还无法明确会对观众做出何种疫苗接种要求。

须知,加拿大现在有210万人接种了一剂和有15000余人接种了两剂阿斯利康疫苗。在加拿大国内,无论联邦和省区政府都希望以完全接种阿斯利康疫苗者享有和接种其它疫苗的人同等的待遇。

加拿大“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已于6月17日就阿斯利康提出了新的接种建议:如首剂接种阿斯利康,第二剂应接种mRNA(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20210618hwvf2

⬆ 加拿大NACI(免疫咨询委员会)建议首剂接种ZA疫苗者二剂改为接种mRNA疫苗

 

BC省对阿斯利康的接种建议不变

按照NACI的说法,首剂接种阿斯利康然后第二剂改接种mRNA疫苗,还可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至于安全性,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6月17日亦表示如此混搭接种是安全的。

不过BC省并未立即按照NACI的建议修改本省的接种准则。

6月3日时,BC省宣布“首剂接种阿斯利康疫苗者,第二剂接种时间间隔由16周缩短为8周,接种者可选择使用任何疫苗”。

20210618map9m

⬆ BC省对首剂接种阿斯利康疫苗者提供的二剂接种信息

这个对首剂接种阿斯利康者如何做第二剂接种的指导原则不变,即以接种者个人意愿为准,而不提供官方建议。

6月17日BC省卫生官邦妮亨利在疫情通告会上就NACI新建议做出了如此表示。她的理由是,所有经过加拿大卫生部授权的在BC省使用的疫苗都是安全和高效的,接种者无论如何选择,疫苗都是安全和高效的。

邦妮亨利人提出,NACI改变接种建议,是基于一项德国的研究结果,而这项研究的规模较小且结果尚属“早期”,所以只可供作参考,无必要修改本省的接种准则。她说,事实已经表明,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的效力和接种两剂mRNA完全相同。

现在BC省大约有28万人首剂接种了阿斯利康,并有6万多人接种了两剂。自5月份后BC省已经不再使用阿斯利康作首剂接种了,原因是得不到疫苗供应。不过其它同期也停止使用阿斯利康作首剂接种的省份则直接提及其罕见凝血副作用问题。

当然NACI也并不低估阿斯利康疫苗,表示“如两剂都接种阿斯利康,也可获得好的感染防护和很好的重症防护”。

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17号也提出“强调”,接种两剂阿斯利康(或印度版的CoviShield)并没有问题,因为也可以获得“好”的对感染防护,以及“很好”的重症和住院防护。

对此亦可参考温哥华传染病中心医学主任康威医生(Brian Conway)的意见。康威医生说,NACI新建议也只是初步和意见性的,目的是帮助接种者了解最新的疫苗研究进展和帮助他们对如何接种第二剂做出决定,而选用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也并非就不好。

那么在重开边境和使用“疫苗护照”后,接种阿斯利康者是否会遇到“歧视性”的麻烦,邦妮亨利表示她自己对此并不担心,因为阿斯利康同为世卫组织所核批的疫苗,所以应该被全球所接受。

 

加拿大疫苗伤害赔偿计划下已有索赔

加拿大6月1日启动了“疫苗伤害赔偿计划”。任何在加拿大接种卫生部授权疫苗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者都可以申请和获得政府赔偿。

现在已经有“受到疫苗伤害”者在该项计划之下向政府申请赔偿,而涉及到的疫苗是阿斯利康。

申请者为艾省的一位名叫海勒克森的男子。4月份时,他接种了首剂阿斯利康疫苗。

两周之后,他开始出现手指刺痛和脚底麻木的现象,但在去医院后只做了血检就被打发回家了。后来他的病情继续恶化,平常轻松可以拿起来的东西现在拿不起来了,无法工作,左腿不听使唤而曾呈跪姿摔倒……这时候他慌了。

又被医院打发回家一次后,海勒克森终于到埃德蒙顿看了神经科。医生发现他的脊柱有问题,所以问他“过去两周是否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

20210618m1wtz

他的疾病是“吉兰巴雷综合症”(GBS)。这是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患病后身体免疫系统会错误攻击周围的神经系统,导致患者体虚甚至到最严重情况下的瘫痪。

根据卫生部统计,加拿大截至现在已有13宗接种后的GBS病例,其中9例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其它4例是接种辉瑞疫苗后发生。

达到申请赔偿的条件,是接种授权疫苗后被确诊发生“严重和永久性伤害”(serious and permanent injury)。海勒克森情况应属于严重伤害无疑,但至于“永久性”则存在模糊地带,因为他的病情实际上有所好转。不过按照患者理解,赔偿计划的条件措辞应为“严重和/或永久性伤害”。

来源:凤凰加拿大综合,微信号“pcc_168″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