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加拿大这项“疫苗副作用”研究出现重大错误!但有些人专选“坏”数据

据都市加西追踪综合报道:一项声称”新冠疫苗接种后有引发心脏炎症极高概率”的研究被撤销(retracted)。被撤销(retracted)的原因是出现”重大统计错误“。但是这一错误结论被撤销前,已经在反疫苗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

20210925ry94d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份预印研究(preprint study)由渥太华心脏研究所(the Ottawa Heart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未经过同行审核的情况下上周发布。这份研究调查了从6月1日到7月31日之间渥太华接种莫得纳(Moderna)和辉瑞疫苗(Pfizer-BioNTech)后心肌炎(myocarditis)和心包炎(pericarditis)的发病比率。

研究在两个月时间内渥太华接种的32,379剂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里,发现了32名发生上述罕见副作用的患者,得出高达近千分之一的发病率,比国际上其他数据显示的要高很多很多。

但是研究人员犯了一个关键错误,导致这项研究被反疫苗者利用。

 

研究的比率严重出错

研究人员的错误在于未能准确记录在研究时段里实际接种疫苗的剂量,尽管总剂量的数据公开可得。实际接种剂量比研究中引用的数据高出太多倍。

研究中说6月和7月渥太华接种了32,379剂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但是根据渥太华公共卫生局(Ottawa Public Health)的数据,该时期内实际接种的疫苗逾800,000剂。

这表示发生副作用的真实比率为近25,000分之1,而不是千分之一。

20210925l91lt

渥太华心脏研究所的科学总监,该研究作者之一,Dr. Peter Liu对CBC新闻记者说,他们计算错误,论文中的比率是不正确的。

该研究领衔作者,渥太华心脏研究所心脏磁力共振成像(MRI)服务处总监之一,Dr. Andrew Crean周四在发给CBC新闻的电邮里证实,该篇预印论文已经被撤销。

上周五,在健康科学预印服务网站medRxiv上,这份研究已经被正式标明“被撤销”,内有一份声明连接,说明研究的剂量数据有“重大低估”。

Crean说,作者们将研究在网站上发布几天后,发现了这一重大错误,导致接种后心脏炎症的风险被严重高估。作者们迅速采取行动撤销该份研究。

20210925f66w7

科学期刊错误跟踪网站Retraction Watch的合伙创始人Ivan Oransky说,预印研究从传统上来说,是学术界在研究经过同行审核和被发表前,就重大课题分享早期信息的方式。

他说,如果研究被发现错误后被迅速撤销,也是科学的。问题不在预印网站,问题在于,没有人关心这些前后因果的关系。

 

副作用仍然罕见,并可治疗

渥太华心脏研究所于周三深夜,也即研究公布一周时,发布推特说,作者已经由于数据错误,要求撤销这份预印研究。

周五早晨,该研究所一名发言人在一份后续声明里对此错误表示道歉。声明里说,新冠疫苗被证实安全有效。他们请任何尚未接种者前往接种。

尽管部分真实世界数据显示,较年轻人群接种新冠疫苗后,发生心脏炎症风险有所增加,但是需要记住的是,副作用是罕见的。

202109258smev

Monteal心脏病学家和流行病学家Dr. Christopher Labos说,哪怕是最差的情况,99.9%的人都不会出现副作用。出现副作用的一小部分人症状也很轻微,不需要入院就可治疗,没有显示会造成任何重大心脏损坏。

一份本月初在医学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发表的以色列研究显示,接种后发生心肌炎的风险有轻微上升,但研究人员强调说,和疫苗相比,新冠病毒更可能导致该副作用。

 

选择的是“坏”数据

这份错误的研究公布后,尽管并未得到加拿大和世界其他地方任何主流媒体的报道,研究在社交媒体上和反疫苗网站上迅速扩散,被错误地用作反对疫苗的证据。

根据网发研究跟踪公司Altmetric的数据,研究被公布的一周内,在推特上被分享超过11,000次,位列该公司跟踪的所有研究的前5%。

有一篇推文获得大量回应。这篇推文由Robert Malone发布。Robert Malone为一名传染病研究人员。他号称自己是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的发明人,但证据显示并非如此。

该份研究还被很多反疫苗网站转发,被用作号称心肌炎风险被有意低估的证据。

202109256maoy

麦吉尔大学生物科学家Jonathan Jarry说,预印研究被一些人迅速利用来作为传播他们意识形态的武器,为他们听起来不讲科学的主张增加可信度。

“预印研究因为错误被撤销,可是在网络这样的公共空间里,无法让已被敲响的钟消声。”

亚省大学研究健康法律和政策的加拿大首席科学家(Canada Research Chair )Timothy Caulfield说,一旦一篇错误的预印研究被公布,它的生命就不再可操控。他说,“我向你保证,在以后很长时间里,你还会看到有人引用这篇论文。”

他说,这种“僵尸论文”经常在反疫苗圈里被故意分享,以影响公共观点。

“这是极度选择性失明,而且选择的是坏数据”。

来源:都市加西追踪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