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 夫妇俩9周前才买的别墅 转手就赚$60万 新业主不看房就下单!

据微悉尼综合报道:不得不说,现在悉尼的房产是真的热!近日,悉尼一对夫妇出售了他们九周前购买的房产,虽然仅仅过了9周,他们竟赚了60万澳元!而且,他们没有对这套房进行任何改造,买家甚至从没来看过房。这套位于Kensington南郊的三居室联排别墅是这对悉尼夫妇在封锁期间以255万澳元买下的,现在他们以315万澳元价格转手!房产中介Roger Wardy说,这对夫妇刚买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花的钱多了。还没入住就想卖掉。

202110276uihq

Wardy最终找到了一位正在该区寻找联排别墅的买家,他同意花更多钱买下它,尽管他无法前来看房。

这对夫妇在支付11万澳元的印花税后将房转手,最终的转售利润为49万澳元。

房产中介说,在当前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的形势下,炒房是很常见的事,但就连他和他的同事也对这笔交易的短期利润感到震惊。

他说:“我们办公室的每个人都被对此感到惊讶,这太不可思议了。”

此前,Bellevue Hill东郊高档楼盘Bulkara Road上的一处房产最近以1220万澳元的价格售出,是卖家两年前入手价的两倍。

Ray White的首席经济学家Nerida Conisbee透露,去年悉尼售出的房屋中,有5%的人居住时间不到12个月。

悉尼在短期转售率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悉尼转售房屋的数量是墨尔本或布里斯班的两倍。

20211027d13yl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不过目前,昆州正迅速受到专业炒房者的青睐,因为这里不断上涨的房价和此前被低估的市场更容易获利。

在布里斯班内城区Hamilton,一套五居室最近以585万澳元的价格售出,去年11月的买入价是390万澳元。

Camp Hill一套五居室以307万澳元的价格售出,而去年12月买入价为280万澳元,在没有对房子进行任何装修的情况下,不到一年,卖家赚了27万澳元。

20211027x8xze

Camp Hill的五居室(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在Chermside West,一位转售者花了10万澳元翻修她的三居室住宅,一年后在拍卖会上以高达106.5万澳元售出房产,这是购入价的两倍。

在New Farm,今年1月,一栋维多利亚时代的六居室住宅仅以313万澳元的价格售出,本月又以425万澳元的价格再次售出。这期间该房产没有重新装修。

20211027aiuqd

New Farm的六居室住宅(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今年6月,一户人家以375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位于Burleigh Heads的一处房产,仅仅四个月后,该房产就以惊人的430.5万澳元成交,赚了55.5万澳元。

20211027qr68x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在黄金海岸,一处距离海滩仅几米的房产上个月以280万澳元的价格售出,比去年同期的买入价高出80万澳元。

有传言称,这处房产是由退役网球明星Lletyton Hewitt和他的妻子Bec买下的。

只能说,土豪的世界小编不懂,还是认认真真搬砖吧~

 

厉害!加拿大亚裔夫妇重建7000尺奢华豪宅!

Torontolife报道:来自大多伦多地区万锦市的一对夫妇近年为了照顾父母及家人,将原先住的旧房推倒,重建起一栋7000平方英尺大的房子,好让三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202110272ot72

(torontolife)

50岁的Eric How Cho Hee是一名IT顾问,他的太太Liwen Fang是一位心理治疗师,两人在2017年时与家人一同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Eric说,2017年初时,他的父亲被诊断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所以他就想着最好能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方便照顾。

Liwen也赞同这个主意,而且她也想着需要一个大一些的房子,能照顾自己的家人。Liwen的父母常年在澳大利亚,与她的哥哥生活在一起,但疫情前也会时不时来加拿大探访,所以两人认为,新房子也要给他们留足空间。

2017年9月,他们俩卖掉了Eric父母住的房子,并用这笔钱推倒了夫妻俩以前住的1800平方英尺的房子,并打算重建起一栋全新的7000平方英尺的大房子。到那时候,他们和两岁大的女儿Charlotte、夫妻俩的四位父母以及Liwen的叔叔Pak Hung Ho都可以住在这个新房里。

20211027r0g0y

Eric父母、Eric一家三口以及Liwen的叔叔合影(torontolife)

Liwen说道,“刚开始我们的朋友们都不认为这个办法能行得通,因为最困难的地方在于,要确保每家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们想要每个家庭的区域就好像是在自己独立的公寓一样,但彼此之间有楼梯和电梯连接。”

她还表示,“为了方便老人生活,我们给他们安装了加热地板和淋浴座位,还在地下室建了17英尺的泳池和桑拿室。”

20211027jq2aw

(torontolife)

Eric一家三口在2019年10月的时候先搬进了已经部分完工的新房,房子的其他区域仍在施工。大概一个多月后,其他人也相继搬了进来。

目前Eric的父母、Eric一家三口以及Liwen的叔叔都住在这里。三家人同住一个屋檐下,需要彼此协调的地方并不少。Eric表示,他和太太负责所有的水电费等支出,同时也负责打扫和支付地税。在疫情前,Eric的父母及Liwen的叔叔会额外买一些用品或食物给大家一起共享。“我们没有分摊账单,也没有收取房租。我会买所有日常用品和食物,每个人轮流做饭。”

202110279zd5j

(torontolife)

Liwen表示,“我的叔叔Pak有自己的茶室,全家人起床都会在那里吃早餐、喝茶。我父母的房间在我们俩卧室的另一头,虽然他们现在生活在澳大利亚,但我们希望他们能很快就来这里住一段时间。平时大家有各自的区域生活,但会在厨房聚在一起。1万7000平方英尺大的后院也能让老人们在天气好时,享受户外的新鲜空气。”

20211027bx7vs

(torontolife)

目前这栋新房的后期施工还没有完全结束,不过一家人已经住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尤其是疫情期间,这种模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Eric说,“从2019年11月开始,我们就放慢了施工速度。现在我们很享受住在新房里的生活,尤其在疫情期间,许多家庭被迫与其他家人保持距离。新房将公共区域与私人生活区结合在了一起,虽然也并非完全没有矛盾,但现在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状态了。”

疫情期间,Eric夫妻俩都改成了居家工作模式,几位老人轮流帮忙照看两岁大的孩子。“Charlotte是全家人都开心果。原本她要去上日托中心了,但因为疫情影响,我们也有了老人的帮忙,她就可以在家后院玩耍、捡树枝、玩滑梯等。”

来源:Torontolife、加国无忧、微悉尼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