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加拿大母女捡漏买低价房 却遭无良租客霸占 惨将流落街头!

据加新网综合报道:加拿大渥太华有一位房东最近非常苦恼,她在今年4月购买了一套城市屋,但由于房屋内一直被租客霸占,她至今都还没能搬进家里。不仅如此,由于租客从来不付租金,日积月累的财务压力不仅让这位房东丢了工作,即将无家可归,甚至连这套从来没住过的房子也有可能被收走。

屋主卡鲁(Elsie Kalu)在2021年时为了给患有自闭症的女儿更好的医疗保健服务,从魁省搬到了渥太华。她在地产大热时期,通过地产批发商买下了这套城市屋。

需要注意的是,这套房屋出售时属于非公开出售的房产(off-market homes),避免了房地产经纪人的费用,因此当时出售的价格要远低于市场价,卡鲁事后也承认,这是个冒险的举动。

据卡鲁表示,直到今年1月她签署购买协议时,才发现房子里住着一个不合作的租户和一个男性住户。

202211065979q

虽然说在今年4月就已经完成了交易,但卡鲁至今连一分钱的租金都没有收到,每个月还要按时还贷款,交管理费,地税等。

由于租客拒绝让评估师进房子进行评估,因此卡鲁一开始都没办法从银行获得融资,最后只能从私人贷款机构贷款,但利率高达8.99%,贷款费用还要2%。

再加上她和女儿两人目前租住公寓的租金,一个月的开销高达5000多加币,卡鲁实在吃不消了。

在买房之前,卡鲁是一名财务顾问,但是由于她一直在贷款,信用卡债务日积月累,导致她的信用分大降。卡鲁上班的地方又会定期对员工进行信用分检查,结果卡鲁的分数没能达标,在今年8月直接没了工作。

祸不单行,卡鲁四岁的女儿去年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卡鲁不得不停止了对女儿的关键治疗,因为她实在负担不起。

20221106izf9z

卡鲁目前租住公寓的房东也向她发出了终止租约的通知,因为她已经一个月没有交租金了

被逼无奈的卡鲁只能给当地的收容所打电话,但令她感到绝望的是,连收容所都无法接纳她,其中一个收容所的等待名单已经排到了两年后,另外两家则表示除非卡鲁真的没地方住了,他们才会接受她。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都很奇怪,卡鲁都这么惨了,为什么那两名不讲理的租客还能心安理得地住在卡鲁的房子里?

卡鲁并不是没有采取措施,她在5月时已经向安大略省房东和租户委员会(LTB)提交了有关此事的文件,希望能拿到驱逐申请

202211064g77x

然而,LTB原本的标准会在25个工作日内安排听证会,可今年7月的更新中却说,需要等待七到八个月

卡鲁的律师助理提出申请,要求加快她的听证会。可LTB在9月拒绝了这一请求,表示根据其门槛,卡鲁的案件还不够紧急。

卡鲁简直欲哭无泪:“我很沮丧,我很愤怒,我很生气,我很难过”,“我的女儿不能最终流落街头。我不能流落街头……我需要我的家。”

CBC的记者也试图联系这两名住户,可当记者敲他们的门时,两名租户并没有应答,反而是在屋内放起了音乐,并拉上了窗帘。

代表两名租客的律师蒂勒(Michael Thiel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他的客户“有权无限期地占用房屋”。

根据法规,如果提前24小时通知租客,屋主有权进房间进行检查,但卡鲁房子里的租客每次都以自己没打疫苗害怕被传染为由,拒绝卡鲁进入。

202211060diaa

媒体还找卡鲁之前的一任屋主进行了交谈,这位房东说他把房子租给这两名住户已经大约有十年了。在疫情之前,前任屋主发现自己得了癌症,因此想卖掉房子,在告知两名租客后,双方便爆发了矛盾。

这名前任房东也对LTB充满了不满,因为他在申请驱逐听证会后,从未收到过通知

 

房东崩溃了!加拿大边境局官员CBSA竟是老赖!

据加国君综合报道:安省有名房东要崩溃了,以为把房子租给加拿大边境局官员CBSA会安枕无忧,结果没想到连CBSA也是老赖,现在分别欠租76,000加元和18,000加元,总共欠租近10万加元。

安大略省的一位房东在试图驱逐位于安大略湖滨房产租客后,沮丧地举起双手投降了,驱逐诉讼前欠$12,000加元,但在驱逐诉讼程序结束时,这个数字飙升至超过 76,000 加元。

20221106m6xe5

20221106g9peo

CTV 新闻调查显示,这名老赖租客名叫里卡尔多·加利亚尔迪(Riccardo Gagliardi),不但不是第一次因欠租被告到房东租客委员会LTB,而且,他的身份吓人一跳,原来他还是加拿大边境局的一名官员。

“我有执法部门的租客,真的大吃一惊,”房东迈克·亚当斯(Mike Adams)在接受CTV新闻采访时说。“真是难以置信。”

亚当斯说,他于 2020 年 8 月以月租 4,000 加元的价格将位于大瀑布附近 St. Catharines 的 Beachview Drive 湖滨住宅出租给加利亚尔迪。

20221106gyc3y

结果,租金一分收不到。三个月后,当他试图终止时,租金已经欠 12,000 加元。

大流行导致驱逐中断,到2021年 8 月 LTB 发出第一个命令时,租金欠款已增长到超过 36,000 加元。

在2022年 2 月的上诉听证会上,欠款增加至 72,000 元,在 2022 年 4 月的LTB最终裁决中,LTB 拒绝了加利亚尔迪的最终审查请求。

南希·莫里斯(Nancy Morris)在裁决中写道:“毫无疑问,租户欠下大量欠款,房东声称欠款超过 76,000 元,是LTB董事会管辖权的两倍多。”

202211064nidq

但做出这个决定是一个迂回的过程。租户于 2021 年 8 月对针对LTB第一个命令提出上诉。

一项裁决称,然后在 2021 年 11 月 25 日,“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听证会,因此延期”。

文件称,听证会推迟到 2022 年 1 月 25 日。那天,加利亚尔迪说他生病了,没有醒来。

LTB 于是在 2 月份发布了一项新命令,但租户要求对其进行审查,理由是他中风并且无法参与。

LTB在4月份拒绝了租客的要求:“毫无疑问,租户没有披露任何文件证明他在 2022 年 1 月 25 日患了什么病。”

202211063sxj1

租客于是向分区法院提出上诉,法院暂停了 LTB 的命令,但到 5 月,法院暂停令已被取消,驱逐令被允许执行。差不多2年后,亚当斯终于要回自己的房子。

来源:加新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