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加拿大名校18岁华裔新生突然去世!校友:五年前也差点…

reddit报道:令人痛心!就在昨天(11月12日)下午,安省滑铁卢劳里埃大学的不少学生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邮件里说一位叫David He的大一新生,永远的离开了大家。根据知情校友的透露,David He是劳里埃大学录取的大一新生,他选择的校园合作项目让他可以在劳里埃大学和滑铁卢大学修读双学位CS+BBA。有博主解读,滑铁卢CS+劳里埃BBA的学习难度非常大,除了繁重的课业和考试,学生需要在两个校园奔波上课,还需要自己找实习项目。

202211138ixcc

20221113bkn86

图源:滑铁卢大学

能够兼顾这些的学生都是能力超群的“神仙”,为了能够不挂科不落下课业,很多学生只能放弃一切自己的课余生活,不参加聚会,没有娱乐时间。

2022111390kqp

图源:reddit,下同

消息第一时间被转发到了滑铁卢大学的论坛上,不少校友在看到后觉得痛心和惋惜。

有网友说:“当我看到这样的帖子时,我的心沉了下去。这么年轻,这么有潜力… 他还只是个孩子…。虽然我不认识他,但他听起来是一个伟大的人,很多人都会怀念他。”

20221113uv5ux

在评论区还有更多的学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其中不少人都表示自己也曾压力大到彻夜痛哭,崩溃到有自杀的念头。

有网友说:“我是滑铁卢大学的校友。2017年差一点就自杀了,邻居看到我就报了警。”

20221113n8w5u

还有一位滑铁卢大学的学生说:“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一直非常沮丧,有自杀倾向。昨天稍有好转,但又马上回到了原点。心理健康是一个难以对付的问题。”

20221113r9w9j

有已经毕业的学长学姐来评论说:“我毕业于同一专业,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在劳里埃校园学习后回家的路上,有人在我走过后几分钟从同一条街上的另一栋宿舍楼(但更北)跳下。”“有关自杀的消息成了我大学记忆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20221113ens1u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也被发到了小红书上,不少网友在看到消息后表示,可以体会到双学位的压力,如果不学会劳逸结合,那么情绪真的很容易崩溃。

这位网友也曾经选过双学位,但真正开始上课后,才觉得不适合自己,然后果断转了:“人生道路很长,读什么专业,成绩多少,都没有活得快乐有意义。”“心理健康和抗压能力都是很重要却被大家忽略的问题。”

20221113xuphw

图源:小红书,下同

出现心理问题的原因并不是只有学业压力大这一项,这其中有很多连锁反应,比如作业多就只能牺牲睡眠的时间,考试多就得放弃和朋友聚会去复习,久而久之,你的生活中就会变得只剩学习。

有网友说:“没有自己的生活才是压垮人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滑铁卢压力那么大了,想放松都没什么选择。如果来多伦多玩,又是一天没有了,玩完更焦虑,内耗太严重了,心理很难健康。”

202211132tios

有很多人曾说,留学生在出国前一定要做好一个心理准备,要学会耐得住寂寞。因为在加拿大很多城市,娱乐活动选项很少,只有像多伦多或者温哥华这样的地方,才符合大家对“大城市”的构想。

有网友说:“我当年第一学期在滑铁卢也超级容易感伤,哭了很多次甚至还去申请了ut和ubc的转学,想着说回大城市生活会开心点。”

多伦多的实习项目给了我满满的信心,真的如果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可以换个思路,滑铁卢确实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20221113clz8k

压力大的现象也不止出现在滑铁卢一个大学中,评论区也有多伦多大学的学生诉说了类似的经历,甚至还有美国的留学生也表示,留学生的苦都是一样的。“后面我也想通了,就开开心心的读完大学就行了,命最重要。”

202211130thxi

202211135q3rw

除了学生,评论区还有许多家长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给孩子增添了更多的压力。

有位家长说自己的孩子也是双学位在读,已经大四了,最近也在抱怨学业压力大,他没有想到真实的情况竟然是这样:“我以为他是想偷懒耍滑,前两天还电话督促要上进。”

看到这个新闻之后,这位家长赶紧打了一个电话去安抚了一下孩子。

20221113d14r1

这个事件让每个人都觉得痛心和惋惜,我们应该从这个事情中明白,留学生一定要学会劳逸结合,学会自我开解。

如果感觉到压力很大、情绪上难以自我控制,一定要主动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作为朋友或者家长,也要尽量多关注心理健康问题,及时开解,也许能避免惨剧的发生。

 

流感大爆发!安省家长急求:重启学校口罩令!

CBC报道:Heather Hanwell希望看到安省学校能重启口罩令。这位来自约克区的母亲说,她认为教室里的空气过滤和通风不足以保证学生和教职工的安全。

“我知道这样的观点,并不符合现在多数人的看法。政客们做出的决定,考虑的是多数人,而不是公共卫生。”

202211133m7q3

图源:CBC

Hanwell和其他家长组成了安省学校安全组织,该组织有大约20名热心的志愿者,还有400多人通过捐款支持他们。她说,他们正在考虑对安省采取法律行动,让口罩令重返学校。他们还希望看到其他卫生措施回归,比如更好地获得快速检测试剂盒和报告学校病例。

与此同时,安省重症监护服务机构报告称,全省有122名儿童在儿科重症监护室。然而,安省只有112张儿童重症监护病床。

多伦多病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医师兼首席医疗官Dr. Lennox Huang表示,医院已经达到全省儿科护理的危机点。

Dr. Huang说:“我们所有的预测,都表明情况还会变得更加糟糕。”

20221113k1dle

图源:CBC

Hanwell说,该组织理解,有很多父母对这样的情况感到气愤,他们希望孩子能有一个正常的学年。这也是该组织想要的。

她说:“我们明白了,我们理解你们不再戴口罩的原因,我们也理解想要回到所谓正常状态的压力。我们希望安省对商业开放,对学习开放。”

Hanwell说,通过戴口罩、通风和洗手等多层保护措施,我们可以保持一切开放,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活动,让我们的孩子参加他们的运动和俱乐部,让他们留在需要去的学校。每个家长都同意,孩子们待在学校才是最好的。

Kate Laing是滑铁卢地区的一位母亲,她听到人们争辩说她可以让自己的孩子戴着口罩去上学。她这样做了,结果她的孩子在9月开学后几天内就带着COVID-19回家了。

Laing说:“疫苗只是保护措施的一部分,它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口罩也是我们知道的,能够真正减少病毒空气传播的保护措施之一。”

“我们在去年的流感季中看到,几乎没有爆发流感,那是因为我们那时都在戴口罩。现在,我们不戴口罩阻挡流感、RSV和COVID,导致我们现在正处于这场严峻的儿科医疗危机当中。”

Hanwell和Laing表示,他们所代表的那群父母,认为安省政府做得还不够。

20221113bhzqp

左:Heather Hanwell 右:Kate Laing

安省学校安全组织正在考虑存在哪些法律选择,以迫使政府在本学年实施戴口罩等措施,以遏制各种呼吸道病毒的传播。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写过信,签署过请愿书,与教师、学校行政人员、教育局成员和省议员会面,打电话和写信给省长。”

“我们正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因为这实际上可能会迫使他们履行职责,创建足够安全的学校。”

Laing说,该组织还希望听到更多父母的经历。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要确保父母们知道情况的严重性,确保老师知道这是一件大事。”

来源:加国无忧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