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妈妈气疯! 1岁儿子41°C+呼吸困难! 2次急诊看不到医生 抗生素也缺货

据加国君综合报道:加拿大近日医院危机问题非常严重,有一名1岁大婴儿,发高烧41度,呼吸困难,结果去急诊3天才看上医生,孩子妈妈直斥这是一个噩梦,并且发出警告说:“ 如果继续持续下去,今年冬天,孩子们将死在这里。”年轻的妈妈埃默(Emer O’Toole,下图)和先生住在蒙特利尔的Plateau-Mont-Roya社区,育有2名年幼孩子,分别只有3岁和1岁,而小儿子患有哮喘。

202212043o6rj

11月20日星期日,埃默1岁大的小儿子已经发高烧病了五天,听到儿子肺部发出熟悉的噼啪声,看到孩子拉扯着呼吸、脖子和肋骨艰难挣扎时,埃默知道这些都是呼吸困难的明显迹象,表明孩子处于危险之中。

第二天(11月21日)星期一下午 6:30 左右,下班后,埃默带儿子去了蒙特利尔儿童医院(Montreal Children’s Hospital)的急诊室。

20221204t8lxd

之前两次,埃默都是因为呼吸困难带儿子去看急诊,并且及时进行了分类,并在数小时内就看上医生。

但是这一次,埃默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在接待处,护士看了孩子几秒钟,然后告诉他们坐在候诊室等挂号。

一般,加拿大的急诊流程是先进行triage分诊,然后按照病情紧急排队,而不是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但这一次,埃默说,医院甚至没有进行triage分诊,直接等见医生。

候诊室挤满了人,没有空余座位了,已经有父母抱着生病的孩子坐在地上,整个房间里挤满了生病的孩子,他们挤在一起,咳嗽、呕吐、哭泣、呻吟。

为了给埃默两母子腾出座位,另外一个妈妈非常好心,让她一个孩子坐在她的配偶大腿上,这样,埃默就有座位坐了。但是,一个半小时后,埃默仍然没有被叫去登记。

一岁的哮喘孩子呼吸困难并且发高烧5天,通常是一个高度警惕的类别。

其他父母也在为医院延误而苦苦挣扎,自然而然,一些家长要求工作人员提供最新信息。

虽然大家都很平静而且很有礼貌,但候诊室总体上存在一种难以置信的气氛,无助的目光从绝望的父母身上一个传一个。

然后医院通过对讲机发布一份公告,责备父母询问工作人员等待时间,并告诉现在除了最严重的孩子外,所有人的平均等待时间是20小时。

等20小时,包括埃默在内的很多家长彻底绝望了。他们不能在这里光等一整天,所以埃默带着生病的孩子回家了。

第二天星期二早上8点,埃默打电话给家庭医生,并安排了下午的预约。下午 2 点 30 分,孩子父亲带孩子去看病。

在过去的几天里,1岁儿子的生命体征起伏不定,呼吸每分钟增加到60次,可怕的是呼吸时经常出现拉扯皮肤收缩,而且还发高烧,他的体温最高达到了 41 度。

但在短暂的预约期间,儿子生命体征表现相对稳定,部分原因是去看病前给他服用了药物。

医生检查了他,发现他的生命体征没有问题,认为可能只是一种病毒。

医生开了一张检查单,让他们第二天去一家半私人诊所做X光检查,并称如果病情恶化就把孩子带回急诊室。

那天晚上,儿子的病情变得更糟了:哭泣、四处翻滚、呼吸急促、收缩,体温再次飙升。

埃默知道儿子情况很危险,于是立即带他去了Jean-Talon医院,根据在线研究,埃默发现该医院的运行容量为67%,是全市急诊室能找到的最低容量。

20221204ct2ae

这一次,我们及时通过了分诊和挂号,然后,他们在候诊室里的一张小塑料椅上坐着等见医生。

候诊室不是特别拥挤。我能看到六间检查病房(examination rooms),但看起来好像只有两间在使用。

几乎没有任何病人被叫进来,当护士终于喊出名字时,人们往往已经不在场了,他们已经等到筋疲力尽,绝望放弃走了。

坐在小塑料凳上等了5个小时后,埃默发现候诊室里的面孔几乎没有变化,于是,埃默又一次在午夜后离开,没有看上医生。

星期三,埃默取消了工作,留在家里陪儿子,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很糟糕了,不停的扑腾和嚎叫。

上午 11 点左右,埃默带儿子去做 X 光检查后,立即打电话给诊所,要求收到结果后提醒医生立即检查。

医生在五分钟内给我回电话:肺炎,1岁哮喘的儿子患上了肺炎。医生立即开了张抗生素处方,并指示当天立即使用。

两天前在急诊室就诊时本应诊断和治疗的肺炎,结果一拖再拖。但是,新问题又来了,加拿大现在不但是急诊室人手短缺,小儿抗生素也缺货。

药房一名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由于魁省药物短缺,他们药房没有任何抗生素。药房说,他们会联系医生寻求替代的治疗方案。

在她的怀里,孩子浑身火辣火辣的,在哭泣和哺乳之间交替,呼吸困难。儿子刻也不让她放下。

埃默终于忍无可忍了,对药房员工说:“这太过分了。”他冷笑着问她:要不要去别的药房试试?

埃默当时很愤怒,她也知道对方因为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而感到压力,并试图解释情况的紧迫性。

大约 30 分钟后,药房回电话了,称找到了一个有这个处方药的地方。孩子父亲立即赶到家偏僻的小药房,等了一个小时来调配孩子的抗生素药。

经过三天的噩梦,包括两次去急诊室的尝试、一次危及生命的延迟诊断以及疯狂寻找抗生素药,埃默一岁的孩子病情终于慢慢好转。

但是,埃默认为,这一切都不应该发生,不应该在加拿大发生。这不是一个特别复杂的诊断或治疗,不是一个特别的抗生素药物。

埃默说:“如果这种疯狂继续下去,今年冬天,孩子们将死在这里。”

埃默继续说,许多人将医院等待时间长的原因归咎于儿童呼吸道疾病(RSV)的增加,当然,这是一个促成因素,但这不是全部。

为了改善公共卫生系统,加拿大需要激励多些人们成为医生和护士,而是在折磨医护人员,加拿大需要解决这个结构性问题,否则等待的将会是一场灾难。

来源:加国君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