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翻天!加拿大手机费高法国25倍,芬兰1000倍!原因找到了

加拿大手机费高昂人尽皆知,但到底有多高呢?CBC近日比较发现,原来流量费用比法国高出25倍,比芬兰高1000倍,为什么这么高呢,原因在哪?尽管政府承诺降低移动无线计划的成本并努力促进市场竞争,但许多加拿大人认为他们支付的费用太高,而获得更优惠价格的选择却很少。但该行业将讲述一个不同的故事:一个竞争激烈或至少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尽管面临巨大挑战,但加拿大手机运营商提供的费率与世界其他国家地区差不多。

202301132chos

对于这个说法,CBC新闻进行了调查。

这项针对加拿大电信服务成本的市场调查发现,许多经常被引用的行业对手机价格高昂的解释,例如,运营利润率高和加拿大人口稀少,这些理由均不足以解释为什么比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价格高出这么多,甚至加拿大不同省份也相差很大。

 Cam Moody 是一名雪鸟,冬天去墨西哥,夏天回到魁省。Moody说:“当我在墨西哥的时候,手机费每月 200 比索,大约是 14 加元。”

“我获得了 3 GB 的数据流量,还无限通话,包括打电话回加拿大和美国,但为什么加拿大这么贵呢?” 他说。

Rewheel 是一家位于芬兰的独立电信研究公司,每年两次发布全球 50 个国家/地区的移动数据定价报告。其最新一期于2022年 5 月发布,结果,再次将加拿大列为全球无线资费最昂贵的国家/地区。

20230113gi80t

根据分析,加拿大每 GB 数据流量的成本是澳大利亚的7倍,是爱尔兰和法国的 25 倍,是芬兰的 1,000 倍。

CBC新闻使用 Rewheel 的每 GB 成本分析计算了常见手机任务的数据使用量,以便正确看待这些数字。

例如,在 Instagram 上滚动浏览五分钟,在法国大约要花费 0.5 分,而在加拿大则要花费 20 分。

从 YouTube 下载半小时的节目在爱尔兰需要 8 分,在加拿大需要 1.03 加元。从 Netflix 下载星期三整季节目,在澳大利亚的费用约为 1.62 加元,在加拿大的费用为 10.22 加元。

所有价格均根据 2022 年 12 月 1 日的汇率以加元计算。每 GB 数据流量价格并不是比较各国手机费的唯一标准。但是, 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几位学者使用不同的方法和数据集测量了移动数据使用的成本,无论怎么比较,加拿大的手机费几乎总是最昂贵的。

Rewheel 研究员 Antonios Drossos 说:“大约 10 年前,当我开始进行测量比较时,加拿大并不是最昂贵的国家之一。”他说,尽管加拿大的手机价格一直在下跌,但跌幅比大多数其他国家要慢得多。

Drossos 说,他目睹了全球多个市场的价格暴跌,每次都有一个不合常规的破坏者以更低的价格进入市场并撼动了现状。

在法国,几十年来价格一直很低,专家说这是因为他们多年来一直在进行良性竞争。爱尔兰在 2014 年之前的价格与加拿大相似,当时新的竞争者进入市场并大幅压低了价格。

Rewheel 的研究表明,新运营商在爱尔兰推出以来,10 GB 以上智能手机计划的最低月费已经下降了 86%。

但是,加拿大却不同,三大手机商Rogers、Telus 和Bell占据市场多年,还拥有很多小的价值品牌。

20230113c0vr8

例如,Rogers 拥有 Fido、Chatr 和 Cityfone;Telus 拥有 Koodo 和 Public mobile;Bell 拥有 BellMTS、Virgin Plus 和 Lucky mobile。

竞争局在 2017 年对 Bell-MTS 的收购进行了深入审查,发现萨斯喀彻温省、魁北克省、曼尼托巴省和安省Thunder Bay的移动无线定大大低于加拿大其他地区,加拿大其他地区因为“Bell、Telus 和 Rogers 之间的协调行为”导致移动无线价格更高。

早在2008年,加拿大曾经有过新的运营商进入,Wind Mobile 的创始人Anthony Lacavera 说:“我可以为市场带来一些真正的独立竞争……这就是创立 Wind 的宗旨。”

Lacavera 想成为加拿大手机的颠覆者,结果从一开始就遭到了三巨头围剿。

“这对 Bell、Telus 和 Rogers 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威胁,因此他们与政府见面,游说反对我们进入市场,”Lacavera 说。“我低估了我将要面对的飓风。”

他说,三巨头从一开始就竭力将 Wind 拒之门外,他们争辩说 Lacavera 的外国投资过多,这导致 Wind 进入市场的时间推迟了一年多。

进入市场后,Wind下一个障碍是试图确保他的用户能够数据漫游。CRTC 发现,Rogers向 Wind 收取的网络漫游费用是其他移动运营商(包括美国运营商)提供的价格的“数倍”。

“当然,我们无法为加拿大人提供漫游服务,”Lacavera 无奈地说。

尽管立法允许新的竞争者可以共享现有的手机基站,但他发现,自己必须建造新的塔楼,而且通常就在现有塔楼的旁边。

20230113e8ndm

“我们建立了 1,564 个基站,”Lacavera 说。“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只是成功共享了一座塔楼。”他说,最终,来自三巨头的压力变得太大了。“最后……我被迫卖掉了,”他说。

然后,加拿大有回到三巨头垄断市场的年代,手机价格名义上降价,实际加拿大每月支付的费用却再次飙升。

现在,根据CBC新闻的说法,加拿大的手机费率是法国25倍,芬兰1000倍。

当被问及有关定价和竞争策略的评论时,Bell、Telus 和Rogers都不愿接受CBC新闻的镜头采访。Rogers指出,价格在过去六年中有所下降,它和BELL都向加拿大无线电信协会 (CWTA) 征求意见。

对此,加拿大无线电信协会解释说:“与大多数其他国家相比,在加拿大运营无线网络的成本更高”,并指出加拿大的人口密度相对较小,因此更难收回成本。

但是,在为加拿大的电信基础设施提供资金时,三大运营商并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联邦和各省纳税人均出钱为这些成本做出了贡献。

自 2015 年以来,联邦政府在电信基础设施方面投资了 76 亿加元,而省级政府又投入了数十亿加元。在此期间,仅安大略省就投资了 40 亿加元,将互联网引入偏远社区。

卡尔顿大学博士生本·克拉斯(Ben Klass)说三巨头做得太过分了。

他说:“人口密度同样低的国家,例如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尤其是澳大利亚……尽管经济状况相似,但这些国家却能以低得多的价格提供更多的服务,或者更好的数据流量。”

克拉斯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已采取措施确保市场更具竞争力,例如允许外资公司进入市场。

克拉斯说,加拿大正处于一个“拐点”,政府需要重申其鼓励行业竞争的承诺,或者进行重大的立法改革,以遏制更具垄断性的立法。

对于加拿大天价手机费用,但三大运营商的解释理由,大家认同吗?

来源: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