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加拿大女子急诊等了7小时看不到医生,回家1小时就死了

据超级生活综合报道:加拿大一名女子家中疼痛多日,最后迫不得已才去医院急诊,结果等了7小时也看不到医生,最后绝望回家,结果当晚就死了。这名不幸的女子名叫夏琳·斯诺(Charlene Snow),居住在新斯科舍省Cape Breton市的Port Caledonia社区,她的儿媳妇凯瑟琳(Katherine)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的婆婆去急诊室等了七个小时才才放弃,结果不幸身亡。

202301143j1is

据儿媳妇说,婆婆夏琳已经卧病在床好几天了,因为听说过去几周医院人满为患,她不想忍受在医院漫长时间的等候。

尽管如此,12月30日那个星期五,她还是在“鼓起勇气去了”医院。夏琳由于出现“下巴剧烈疼痛”和类似流感的症状,于 2022 年 12 月 30 日下午早些时候抵达布雷顿角地区医院(Cape Breton Regional Hospital )。

202301146pfn4

“因为她一个人在里面,她儿子夫提出要进来和她坐在一起……但她说已经坐满了,没有座位可以坐下来陪伴她,”凯瑟琳说。

结果,这位 67 岁的妇女等了 7 个小时,最后才放弃,并打电话给儿子弗雷迪 (Freddie) 开车接她回家。

“虽然她感觉很不舒服了,但她决定先离开,第二天去当地的另外一个门诊碰碰运气。”结果悲剧了,夏琳没能熬到第二天早上。出院后仅一个小时,她的心跳就停止了,享年67岁。

202301143e8qe

在过去的12天里,她的家人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委屈。凯瑟琳说,她的家人与医院患者权益保护部门进行了交谈,要求对当晚发生的事情进行审查。

在新斯科舍省卫生与健康厅长米歇尔·汤普森(Michelle Thompson)表示,听到夏琳去世的消息,她“深感悲痛”,并且称在得知此事后,卫生部门立即进行了初步审查。

“我们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说。“如果我们知道本可以做的一切都已做过,我们就会感到安心。如果不干完,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没有做完本可以完成的事情。”

“我们确实经历了震惊,然后是悲伤,现在我们肯定处于愤怒的时候。”“这对我们来说是悲伤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来得太突然了。”

尽管悲痛的家人对他们的突然去世感到愤怒,但斯诺说,这种愤怒并不针对医疗保健工作。他们真正想要的是答案,以及医疗系统作出改变。

“当(夏琳)刚刚去世时,我们真的不确定我们要做什么,”凯瑟琳说。 “我们知道我们不想放手。

周四早上,凯瑟琳推出了一个名为新斯科舍省医疗危机的网站,她希望该网站能鼓励有类似经历的病人分享他们的故事。

本周早些时候,该省发生另外一宗震惊加拿大的事件,一名女子忍受着极度的痛苦在医院等待了 7 个小时才去世。

这也促使对新斯科舍省急诊室的死亡人数进行调查,此前收到的数据显示 2022 年有 558 人在急诊室死亡。

202301144q56l

虽然收集人们的故事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凯瑟琳表示,她希望该省的卫生官员能够看到这些故事。

凯瑟琳最后说道:“我希望通过阅读真实的故事,他们会开始理解,从而并开辟一条改变医疗危机的道路。”

 

加拿大男子送37岁妻子去看急诊,几个小时后死了

CBC报道:对于加拿大一对夫妇,新年前夕前往当地医院急诊之旅变成了一场噩梦,夫妻从此阴阳相隔。

20230114722nf

加东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男子冈特·霍尔索夫 (Gunter Holthoff) 说,他的37岁妻子艾莉森 (Allison Holthoff) 于 去年12 月 31 日早上开始感到不适,但她认为自己只是胃部不舒服。

但整个上午,妻子的病情都在不断恶化,上午 11 点左右,霍尔索夫决定开车将他的妻子送到最近的Cumberland Regional Health Care Centre卫生所急诊室。

20230114exr6l

他在1月8日周日接受 CBC 新闻采访时说:“她显然很痛苦,我用轮椅搭着她,她几乎坐不起来。”最后,霍尔索夫背着妻子走进了医院。

虽然37岁的艾莉森当时已经非常痛苦,但两人却在急诊室候诊处等了6个多小时。

丈夫回忆说,在进行分类后,护士要求提供尿液样本。但当他带着妻子去洗手间时,他一个人支撑不住妻子,艾莉森倒在了地上。

“我自己没办法把她扶起来,所以我走到门外寻求帮助,”霍尔索夫说。

最后,两名保安来协助扶起艾莉森。当丈夫把妻子带回候诊室时,由于疼痛,艾莉森再也无法坐在医院提供的轮椅上,所以她只能躺在地板上。

霍尔索夫于是跟护士和那位女士说了几次,说:“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但什么也没发生,”他说。“所以保安人员拿出几条毯子,给我们端来一杯水,我用冰敷了下她的嘴唇。”

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莉森告诉她的丈夫,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霍尔索夫又跑去和护士说了几次。最后,由于妻子疼痛加剧了,才安排病房区间内的一个房间里等待。

下午 3 点左右,这对夫妇被带到一个有床但没有医疗设备的房间。

霍尔索夫说,他不得不帮助妻子使用便盆,并用墙上卷筒上的纸进行清洁。“在某个时候,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开始痛苦地尖叫,”丈夫说。

这个时候,一位护士进来再次检查了艾莉森的血压,发现她的血压已经低得惊人。事情开始发生变化,护士们开始紧张了,事情变得更加紧迫。

霍尔索夫说,下午 6 点后,妻子才去看到医生,尽管做了所有的治疗抢救,但一切为时已晚。

当他们终于去看医生时,仍然没有收到任何检查结果。 然后,当护士为她做 X 光检查时,丈夫说他看着她的病情恶化,她痛得无法呼吸。 他试图安慰她,并向她保证医生会确定导致她疼痛的原因。

“接下来,艾莉森的眼睛向后翻,她的胸部开始起伏,身上的仪器开始发出报警声,”他说。接下来护士通过扩音器广播:“蓝色代码(code blue),X 光室蓝色代码。”

20230114ccxx4

图:蓝色代码指需要心肺复苏

接着,很多医生护士跑来,房间里挤满了人,而他却被挤到了走廊。最后,一位医生出来告诉他,他们对艾莉森进行了三次心肺复苏,但都无济于事。

妻子就这样离开人世,年仅37岁,留下3个年龄尚幼的孩子。

20230114sjp5w

“即使她能在那个时候活下来……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足够的血液流向大脑和身体重要器官,以后苟且活下去也没意思了,”丈夫说。

从那天起,霍尔索夫说他觉得自己被遗忘似的。 妻子的尸检结果尚未公布,除了当地的议员外,他还没有收到政府任何消息。

他说,医疗保健系统辜负了他妻子,他不希望妻子白白死去。霍尔索夫说,他不会为发生的悲剧而责怪医护人员,但他责怪医疗系统。

“我们需要作出改变,这个医疗系统显然已经烂透了。即使还没有坏,但也那离烂也不远了,”霍尔索夫说。“有些事情需要改进,我不希望任何其他人再次经历这个悲剧。”

在妻子去世后,霍尔索夫向当地省议员伊丽莎白·史密斯-麦克罗辛(Elizabeth Smith-McCrossin)寻求帮助。

1 月 6 日,省议员给卫生厅长米歇尔·汤普森( Michelle Thompson)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对这一情况进行“紧急调查”。

信中说,本周早些时候要求会面的请求被拒绝了。“政府似乎没有给予任何关注,”霍尔索夫说。“我不知道需要发生什么他们才关注,如果他们中的一些人被急诊室拒之门外,或者还需要多少人的死亡,他们才会关注,这只是一种耻辱。”

来源: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