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夫妻反目!争夺列治文Aberdeen Centre时代坊大牌名店

据本地社区报报道,列治文Aberdeen Centre时代坊购物中心一家颇具盛名的服装精品店最近成了其老板离婚大战中争夺的焦点。双方争论谁应该获得商店库存和商业账户资金更大份额,并且均指责对方窃取了店内存货。但是,由于相关证据既不完整,也不充分。最终,主审案件的BC省高等法院法官Simon Coval作出裁定,存货是笔糊涂账,两人都拿了不少,只将剩余能说清楚的资产做了认定,由两人平分

20230615v79bn

案件当事人张先生和熊女士于2011年在西门菲沙大学(SFU)就读时相识,2016年夏季在列治文注册结婚。

2015年,两人在婚前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张拥有该公司51%的股份,熊拥有49%的股份;并在列治文的时代坊购物中心开设了名为Ursids的服装精品店,主营来自欧洲的奢侈服装和配饰。

202306154jodo

法庭文件显示,“熊女士对时尚行业充满热情,张先生喜欢与她一起管理零售业务的想法。”

2018年10月中旬,张先生和另外两个朋友共同创立了 Ursids Toronto Inc.,在多伦多开设了第二家精品店。张先生占股51%,另外两个股东平分49%的股份。熊女士不是Ursids Toronto的股东。

对应另外两名股东25万元的出资,张先生从列治文调配了约24万元的货物到多伦多。

202306157vdst

2018年11月初,小家庭迎来了新成员。但女儿的出生没能挽救他们的婚姻。熊女士称张先生脾气变得暴躁,每月都有一两次在家里摔摔打打闹脾气,还说自己想离婚。两人从2019年3月开始分居。

张先生在2019年5月下旬独自回到中国与父母同住。他自述是因婚姻破裂和女儿分离而无法入睡,情绪低落,体重骤降,需要缓一缓。他还让熊女士在他离开期间花更多的时间管理 Ursids。

2019 年6月末,Ursids关闭。

2019年9月,熊女士的姐姐在时代坊的服装店Young OG开业。

20230615vxm66

2019年11月,张先生的朋友李女士开设了 A Level Luxe Fashion Corporation。李女士是唯一的股东和董事,并接管了 Ursids 在时代坊的店面。广告宣传材料称是Ursids重张开业。

张先生好人做到底,不但帮助李女士注册了A Level,还将 Ursids的微信账号连同商店的欧洲供应商名单和详细联系方式一并转移给了李女士。当时该微信账号拥有约5千名粉丝,2019年6月的月销售总收入约为2万加元。

张先生、熊女士和他们的孩子目前都住在中国。双方都试图通过声称自己对公司的贡献以及分居后资产被挪用的指控来获得剩余资产的大头。

法官写道:“在审判中,每一方都指责对方破坏了企业并挪用了其宝贵的库存。”

20230615simie

法庭文件显示,2019年5月底,张先生在发给熊女士的微信中就表示,因为熊女士没有把店管好,自己已经答应将Ursids的微信账号转给别人。熊女士随后被商店的微信号拉黑。但是她指出,6月到11月,微信账号中一直有销售活动在进行。

2019年3月至2019年5月期间,张先生从公司银行账户中提取了约27.4万元用于购买欧洲奢侈品货品。双方均认可此库存是代表 Ursids购买的。

张先生称,2019年6月,当他在中国时,熊女士将Ursids的存货搬走了一部分,在她姐姐的店铺Young OG出售,并且随后关闭了Ursids。

店内监控也显示,熊女士和家人花了4个多小时从店内搬走大量商品。

对此,熊女士称搬走的都是转移到列治文仓库的过季剩余产品,并否认与她姐姐的 Young OG精品店有任何关系。

20230615sxtu0

熊女士还反过来指出,2019年5、6月间,张先生将Ursids的微信账号转为A Level,并购买了后来声称丢失的货品,可能是在Ursids Toronto出售。在基本上清理了他们的业务后,他回了中国。

张先生否认了这一说法。

双方曾一致同意聘请第三方对Ursids和Ursids Toronto的存货和账目进行清点,但是因为张先生没有按照要求提供文件并且拖欠会计费半途而废。

由于没有关于丢失库存的内容或价值的充分证据,法官也不清楚证据是否仅限于张先生用27.4万元购买的存货,还是包括更多物品。

以整数计算,2019年6月 Ursids的会计系统显示有4千件商品的库存,批发价值为75万元,零售价值为150万元。双方一致认为 Ursids的典型库存成本约为85万元。

20230615w2rp6

2020年 5月,熊女士对她存放在列治文的剩余库存进行了估价,约在11.6万至 38万元。因此,丢失的货大于用27.4万元购买的库存量。

法官在判决书中表示,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双方都拿走了大量的遗失库存。他们都曾经通过改密码等方式隔绝对方了解财务和销售信息,也都有关联企业销售同类商品。

但由于证据过于模糊和模棱两可,无法就每个人拿走的或可比较的价值得出结论。法官最终对剩余的家庭财产做了界定,主要包括Ursids关闭时账号中剩余的2.3万元、张先生在Ursids Toronto价值25万元的股份。

张先生父母出资20万在他们婚前购买的一套公寓和熊女士父母“陪嫁”给她的10万元作为赠予给两人的结婚礼物,被认定是家庭财产。所有共同财产一分为二,之前已经拿了或者分了的多退少补。

20230615yu08k

这个案例提醒人们当个人和商业关系交织在一起时可能会出现复杂情况,凸显了适当文件、明确所有权协议的重要性,以及在分居或离婚时未能保护个人商业利益的潜在后果。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