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高材生家庭团聚路上惨死! 苦等7年 政府刚被判赔$3500万…

据加西周末综合报道:近日,美国佐治亚州法院判了一起被告人是市政府的案子,处理结果是市政府需要赔偿原告$3500万美金。这一看这个处理结果,许多人会感叹:能让市政府赔这么大一笔钱,太赚了!可若了解了原告家庭身上的不幸遭遇,你便会感叹——再多钱也买不回一个耶鲁高材生的生命了。更何况,这场与市政府之间的纠纷,足足拖了7年。

202306196qarp

时光倒回7年前的2016年。当时,21岁的张同学(Joshua Chang)是耶鲁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的大四学生,他学习成绩优异,被同学们点评为“天才工程师”,还有一个经济学的双学位。

张同学不幸遇难前已成功毕业,并在为汽车工程师协会的耶鲁分会制造汽车。 耶鲁大学副研究科学家约瑟夫·津特 (Joseph Zinter) 曾如此评价张同学:“他很热情、具有感染力,笑容常常照亮整个房间。”

作为名校精英的他,原本将有光明灿烂的人生。然而,悲剧在2016年的感恩节发生了。那天下午,他正驾车回家准备和家人团聚,路上突然窜出来一只动物。

202306193jy8l

张同学为了躲避撞上动物,失控撞上混凝土花坛而死亡。

法庭文件显示,他当时既未超速、没有醉驾、没有分心使用电话,也可排除开车时睡、机件或轮胎故障等其他因素。就这么一个花坛,夺去了天才少年的生命!

20230619vhl1m

张同学的父母悲痛欲绝,起初他们第一反应是找保险公司索赔,可保险公司却拒绝了200万的理赔。后来,张的父母得知,市政府在公共道路上设置这样一个花坛,是不合理的,于是将政府告上了法庭。

20230619oedw2

7年,漫长的官司终于在上周四晚上落下了决定。陪审团仅在1个小时内边做出了最终判词:当地市政府应为此次意外负责,因为当地的公共道路存在缺陷,甚至到了威胁民众生命的地步。

按照责任分配,陪审团认为张同学自己的责任占7%,而米尔顿市政府占93%。

法庭文件显示,此案涉及$500万的伤害与痛苦损失赔偿金,以及$3000万的丧生损失赔偿金,总额共计$3500万。这其中,米尔顿市政府需要赔付93%,也就是$3255万元。

不过,这笔赔偿金或许还有变动。张家的负责律师Chris Simon称,米尔顿市政府仍可就法庭准许家属提告一事上诉,若上诉,或将耗时1年半左右,甚至可能再次转移到最高法院,继续拖延6-8个月的时间。

这样算下来,张同学的父母想要拿到赔偿金,为儿子的死画上句号,或许还要再等待2年。对于父母来说,若为孩子讨说法需要9年之久,这是何其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啊!

20230619i7p16

张同学的父母希望,儿子的死能为市政府敲响警钟,设法提升道路安全。

而他的不幸遭遇也给予了我们在驾驶时的一个提醒:如果在开车时遇到了小动物,千万不要因为过于善良而打方向盘躲避,这非常可能导致汽车失控,将自己置于死亡的危险之下!能踩刹车减速就轻轻刹车,若无法迅速减速,宁肯撞过去,也不要让自己受伤!

 

华裔2代打拼成医生,身世复杂,从小怕被问来自哪里?结果现在…

CBC报道:加拿大一名华裔2代从小怕被问:你来自哪里?目前已经成为一名家庭医生,当越来越大时候,对自己的华人血统身世感到骄傲,称自己身世历史和加拿大构造一样丰富,并主动问每一个病人:你来自哪里?

20230619nti70

在加拿大,许多人认为,如果有人问“你来自哪里?”,这个问题是一种带有些微侵略性的问题,让很多有色人种感觉自己不属于这里,好像任何不是白人的加拿大人都必须不断地证明他们为什么属于这里。

伯尼丝·丰塞卡(Bernice Fonseka)是一名移民二代,母亲是一名华裔,父亲来自斯里兰卡。

20230619hyn5l

这名华裔二代在卡尔加里出生和长大,但身世故事相当复杂,由于外表不是白人,她从小就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你从哪里来?

小时候,她对这个问题令人困惑。长大后的丰塞卡成为一名家庭医生,今天,她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分享她独特的故事,丰塞卡称,这个故事比肤色和眼睛的形状要丰富得多。

当她第一次遇到关于种族的困惑时,还是个小孩和妈妈在商场里。她妈妈在 Sears 百货的清货区(clearance)翻找物品,她躲在衣服架子里,等着妈妈叫她的名字。

然后,当我们漫步在闪亮的瓷砖地板上时,有三名妇女走过来大声问,你们来自哪里?小孩子的她当时微微一笑,挥了挥手,但他们说的话听起来像是胡言乱语。

女儿当时握得妈妈的手更紧了。妈妈当时只是摇头,用英文回答说她是华人。这三名妇女们似乎很尴尬,立即离开了。

在一年级的故事时间里,老师问她是不是原住民。由于经常被问这问题,她越来越觉得这个问题变得令人沮丧和烦人。

在十几岁的时候,我在当地的基督教青年会打羽毛球,其他人以为我是西班牙人或印度人。

在工作中,有人曾经告诉丰塞卡,尽管她在加拿大长大,而且英语是第一语言也是唯一的语言,但她还是有口音。这样让她觉得必须不断地与这些假设作斗争。

大学英语教授称她这种情况为“种族模糊”(racially ambiguous),并帮助她理解对其他人的看法。丰塞卡称,她会觉得被冒犯的,除非认为对方也是这样描述自己的。

尽管许多人问她:“你来自哪里”,但从来没有人正确猜出她真正来自哪里,随着年龄的增长,丰塞卡开始简单地解释而不是生气。

这是一个复杂的故事,简短版本是她父母来自马来西亚,但她自己在加拿大出生和长大,但丰塞卡认为,她身世的详尽版本更有趣。

原来丰塞卡的外公来自中国福建,当年从中国冒险去到马来西亚开采橡胶,而她的外婆同样以“过阜新娘”(指华侨回乡娶妻)的身份嫁到马来西亚。

丰塞卡的妈妈和七个兄弟姐妹在婆罗洲岛的一个村庄出生,会说包括普通话在内的多种中国方言,特别认同讲福州话的社区。

丰塞卡爸爸的家人是僧伽罗人,是斯里兰卡最大的民族。这解释了丰塞卡的姓氏,这是斯里兰卡历史上被葡萄牙殖民的遗迹,丰塞卡的姓氏很常见。

丰塞卡妈妈的一个姐姐于1990年左右移民到加拿大,其后担保丰塞卡一家人移民。丰塞卡父母在 1990 年代初来到加拿大。

不久之后,丰塞卡在卡尔加里的 Rockyview 全科医院出生,30 年后,丰塞卡也是在这医院生下自己的女儿。丰塞卡家族的故事很复杂,就像加拿大的结构一样丰富。

作为家庭医生,丰塞卡的部分工作是了解患者的家族史,以便了解文化和环境对他们健康的潜在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丰塞卡现在问每个病人他们来自哪里。

从小怕被问“你来自哪里?”到现在主动问病人“你来自哪里?”,丰塞卡为自己华裔身世的背景感到骄傲。这就是丰塞卡作为一名华裔二代在加拿大的成长故事。

来源:加西周末、加国君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