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加拿大警察脚踏两船,勾结新欢伪造遗嘱卷走$83万巨款!

torontosun报道:多伦多一名警察和他公务员女友实施了一项大胆的计划,伪造一名死者遗嘱,窃取高达$834,000加元的遗产,本来两人以为计划天衣无缝,结果却因为这名警察急于甩掉前女友而东窗事发。

这名多伦多警察名叫罗伯特·科纳谢维奇( Robert Konashewych),目前停职留薪,和女友被判诈骗一名男子 834,000 加元的遗产。

20230624ckghg

经过三周半的审判(就像真人秀或 Netflix 连续剧一样),陪审员在周四中午左右退庭进行审议后。

最后,陪审团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得出结论。

6月23日周五早上,陪审团裁定 39 岁的科纳谢维奇 和他 36 岁的前女友阿黛琳·巴尔戈宾(Adellene Balgobin )罪名成立。

20230624ufwdb

这名警察的女友是安省公共监护和受托人办公室(Ontario Public Guardian and Trustee,简称OPGT)的高级客户代表。

安省公共监护和受托人办公室OPGT是安省司法厅辖下机构,负责管理无其他人可信托管理财务的“无能力”(incompetent)人士的财产。

欺诈案始于 2017 年 6 月 17 日,一位名叫海因茨·西格弗里德·索末菲 (Heinz Siegfried Sommerfeld) 的隐居单身汉在长期护理院孤独去世,没有留下遗嘱,只留下了一大笔遗产 。

而巴尔戈宾则是负责管理索末菲在世时的事务,并在他去世时协助处理他的遗产,她还被判违反信托罪。

巴尔戈宾出生于特立尼达、多伦多长大,她还与科纳舍维奇保持着秘密关系。

索末菲是前高速公路绘图员,2008 年,索末菲因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而被送入护理机构时,并没有找到任何遗嘱。

2017年,索末菲在密西沙加疗养院去世。

20230624kux1y

但是,在索末菲去世一周后,科纳谢维奇联系了 OPGT,声称自己有遗嘱。科纳谢维奇留下了一份语音留言(voicemail),该语音留言被转接到OPGT办公室巴尔戈宾的电话上。

在这份语音留言中,科纳谢维奇称他不仅有一份死者于 2006 年的遗嘱,而且他已被指定为遗嘱执行人和唯一受益人。

科纳谢维奇说,他在 2005 年与死者成为了朋友,当时他 22 岁,在 多伦多活拜(Woodbine)马场担任保安工作。

而与巴尔戈宾交往的时候,科纳谢维奇背后还有一个同居7年的女友。科纳舍维奇随后继承了这笔总值834,000加元的意外之财。

这个计划本来天衣无缝,这对恋人几乎已经成功逃脱。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科纳舍维奇在继承了这笔遗产后没有将收邮件的地址更新,然后与交往七年的女友坎迪斯·迪克森(Candice Dixon)分手。

科纳舍维奇于 2018 年底搬出了他们同居的公寓,但未能及时重新修改他的邮件地址。

202306247iy52

结果,科纳舍维奇的邮件依旧寄到了和迪克森所居住的公寓大楼。

当迪克森收到索末菲遗产的2封信件时,其中一封还提到了他的新女友巴尔戈宾,她开始怀疑这起欺诈行为,于是报了警。

本周,在法庭上,检察官告诉陪审团,两人串通一气,巴尔戈宾可能从她档案中的文件中向科纳肖维奇提供了索末菲签名的样本,以便科纳肖维奇可以在遗嘱上伪造死者签名。

陪审员还被告知,遗嘱的两名证人下落不明,他们的名字也没有出现在任何政府数据库中。

检察官嘲笑称这是“惊人的巧合”。这份日期为 2006 年的伪造文件由两个不存在的人见证。

科纳肖维奇在遗嘱认证期间提交的一份宣誓书中声称,他和索末菲于 2005 年相识。但检察官表示,一位“喜欢园艺、与世隔绝的 66 岁老人”与一名 22 岁男子见面一年后,然后回将其全部财产转让给了他,这完全是荒谬的。

科纳舍维奇没有出庭作证,因此检控官无法就这段所谓的友谊对他进行盘问。

出庭作证的巴尔戈宾表示,他们是在 Woodbine 赛马场认识的,科纳舍维奇在 2008 年 8 月加入多伦多警察局之前曾在那里担任保安。

巴尔戈宾在作证时表示,她唯一的不当行为是没有向上级通报科纳舍维奇是她的男朋友。相反,她告诉陪审员,当她发现科纳舍维奇认识索末菲并且他是她委托人的唯一受益人时,她感到震惊和惊讶。

检察官告诉陪审团,这是众多谎言之一,巴尔戈宾是向科纳舍维奇提供有关索末菲机密信息的“内部女人”。

本周的结案陈词,检控官告诉陪审员,案件还有另一个动机,检方的理论是,巴尔戈宾认为,通过实施这一欺诈行为,科纳什维奇可以有办法离开迪克森,她最终可以拥有科纳什维奇。

20230624zzg6x

2023年6月23日,陪审团裁定,两人都被判犯有超过 5,000 加元的欺诈罪,巴尔戈宾还被判违反信托罪。

根据《继承法改革法案》,索末菲同父异母的兄弟彼得·施泰尔特( (Peter Stelter))将成为索末菲的合法继承人,据悉,在 2004 年之后,他与索末菲失去了联系。

10 月 12 日,科纳舍维奇于女友再次出庭接受的量宣判。

如果不是科纳舍维奇的前女友打开了两封索末菲遗产管理寄给他的信件,这起犯罪行为很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

检察官本周在结案陈词中慢慢地念出每个数字:“$834,351.55 元,贪婪可能是一个强大的犯罪因素,并让人做出可怕的事情。”

来源: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