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co被人告了!原因居然是因为最出名的烤鸡!

据超级生活综合报道:Costco的烤鸡,可以说是圈粉无数。香喷喷买回家就能啃的烤鸡,大概是北美最便宜的肉食了。一只至少3磅烤鸡,价格却十分便宜,美国只卖$4.99美元,加币也只要$7.99。走进任何一家Costco,你都能闻到那熟悉的烤鸡香味。黑色塑料底盒加上透明的盖子几乎成为标配。

20220622l0h5a

20220622r6cen

据CBC两个月前报道,在加拿大部分超市出售的熟烤鸡鸡居然比生鸡还便宜33%!低价烤鸡可能算是一种套路,实际上也是亏本卖,目的是为了吸引顾客进店消费,购买更多的商品。

但是,现在Costco的烤鸡却惹事了。据多CBS等多家媒体报道,有人把Costco告上了法庭。诉讼称Costco的烤鸡带有虐待动物的一面。

202206222pw6h

专门诉讼工厂化农场虐待的非营利组织 Legal Impact for Chickens最近宣布本周一6月20日已代表 Costco 的两名股东向动物律师事务所提起诉讼。

两名股东在本周在零售商所在地华盛顿州提起的诉讼中声称,Costco在美国$4.99美元的标志性烤鸡涉及虐待禽类。 

20220622huiwk

为了控制成本,该公司于 2019 年在内布拉斯加州开设了一家价值 4.5 亿元的鸡肉加工厂,在金县高等法院提起的诉讼指控 Costco 在该设施中“非法忽视和遗弃”。该诉讼称,Costco故意饲养的鸡个头太大而无法独立站立,这些残疾鸡慢慢地死于饥饿、受伤和疾病。

投诉进一步称,该公司的做法在爱荷华州和内布拉斯加州是非法的,而这两个州正是 Costco 养鸡的两个州。

20220622d1a6y

“Costco让动物在仓库中不可避免地遭受痛苦,”Legal Impact for Chickens 集团总裁 Alene Anell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Costco 的高管必须同意遵守法律,才能让 Costco 重新被视为行业领导者,”代表股东的 Anello 补充道。

Costco 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22062270nn2

以Kirkland Signature平拍销售的整只烤鸡,一向以来以其味道和价格低廉而闻名,自 2009 年起售价为$ 4.99美元(加币则为$7.99)。Costco 亏本出售这些鸡,期望会员被吸引到店来购买更高利润的产品。 

202206221ku5x

该诉讼是在另一个动物权利组织对 Costco 的烤鸡提出指控之后提出的。2021 年,Mercy for Animals 就在内布拉斯加州 Costco 养鸡场的拥挤仓库里秘密拍摄了受伤和变形的鸡的场景。当时这段视频还成了《纽约时报》一篇文章的素材。

20220622avv60

该公司的烤烤鸡也因其钠含量而受到抨击,不过其他连锁店提供的其他廉价烤鸡也是如此。据消费者报告去年的报道,通常这些烤鸡会将盐溶液注入煮熟的鸡肉中以增加风味和嫩度,从而使 Costco 的鸡肉在三盎司份量中就含有 460 毫克钠。

202206222mpyu

据悉,Costco 在 2021 年售出了 1.06 亿只烤鸡。

 

太难!戴口罩又被歧视:在Costco被人盯着看!

随着加拿大新冠疫情的减退和防疫措施取消,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再次变成一个少数群体,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甚至又会引发争议。

环球邮报报道,上月的一天,多伦多27岁女子Larissa McKnight前往Yonge-Dundas广场附近上班时,没想到会遇上一场反口罩的游行示威。

20220622d9lfe

20220622mi82l

McKnight搭TTC去上班。图源:CHRISTOPHER KATSAROV/THE GLOBE AND MAIL

McKnight说,当时她刚出地铁还戴着口罩,感觉在人群中很孤立,尽量避免与其他人有目光接触。接着,一个拿着扩音器的男子走近她,大声要求她摘下口罩,并喊道口罩令已经结束。

McKnight说:“我立即开始感到焦虑和害怕。”她患有严重的哮喘病,需要继续在人群中和室内场所戴口罩来保护自己和他人。

之后,她对这一遭遇感到愤怒:“他们是在争取不要被迫戴口罩的自由,但他们却坚持要我摘掉口罩。”

不仅如此,当McKnight在在线游戏群聊中分享了一张戴口罩的自拍照后,一些朋友嘲笑她是“绵羊”和“雪花”。

她说:“这些人太让我失望,我一直当他们是朋友。”

随着强制戴口罩和疫苗的要求取消,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不再关注COVID-19,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

有些继续戴口罩的人发现自己在超市里会被人瞪眼,在街上会被陌生人质问。另一些人因为戴口罩而在工作中受到骚扰,尤其是在服务行业。一些家长则表示,他们的孩子因为在课堂上戴着口罩而被取笑。

专家们表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围绕口罩的社会规范完全颠倒,那些继续戴口罩的人越来越感觉自己是外人,被迫要为自己辩护。

西安大略大学生物伦理学者Maxwell Smith说:“这太令人失望,在超市受到诽谤的人,他们继续戴口罩是因为这仍是强烈推荐的。他们是在遵循专家的建议,以确保自己和他人的安全。”

一些戴口罩的人不去理会那些质问,有人解释说他们有免疫功能低下的家人需要保护,或者是在从事医疗保健工作。还有人则摘下口罩假装咳嗽,假装自己感染了COVID-19。

阿尔伯塔大学教授兼传染病医生Lynora Saxinger担心,这种对抗可能会阻止一些人坚持戴口罩。

他说:“许多人只是随大流,他们可能没有成为少数人的毅力,尤其是可能被人冒犯的情况下。”

他描述了在卡尔加里的一幕:一名女同事和她上幼儿园的孩子离开一家商店,准备进入另一家商店时,在户外暂时戴着口罩。一个男人在街上对他们喊叫。他说:“少数反对戴口罩的人似乎变得越来越大胆”。

202206220i3tu

Hussain在汉密尔顿一间超市。CHRISTOPHER KATSAROV/THE GLOBE AND MAIL

Farhaan Hussain是安省Dundas的亚马逊员工,他的妻子是一名注册护士,当他们戴着口罩去超市购物时,经常会被人盯着看。

29岁的Hussain说:“在Costco,很多人不戴口罩。我们被盯着看。”“我在脑海中模拟各种场景,以防有人过来对我说些什么……”

Hussain仍然在工作场所、商店、商场和餐馆等公共场所戴口罩,他说:“我的妻子对她的病人和同事负责。如果我感染了病毒,传染给她,让她去上班,那问题就严重了。”

他认为,反口罩人士将口罩视为流行病的象征。

“他们看我们的方式,就好像我们是支持这个实施这些‘不必要’规定的政府。我们就像那个专制政府的残余。我觉得我应该买一件T恤,上面写着‘我自愿戴口罩’。我选择戴是因为我知道COVID是如何影响人们的。”

Dr. Smith认为,“疫情已经两年多,仍然有这么多人不理解双向戴口罩的好处。”

展望今年秋季COVID-19病例可能再次激增,他认为,如果要打破人们对病毒的严重疲劳,公共卫生信息需要非常具体。他敦促信息的重点是保护老年人,就长新冠的流行程度和严重程度进行更多教育。

“你不知道你周围的人是谁。你可能会坐在一个免疫系统严重受损的人旁边。他们可能会采取一切措施来保持健康,但他们需要其他人的帮助。这就是公共卫生。”

来源:超级生活、加国无忧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