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小失大!列治文华人男子10年前逃税跑路!如今被重判+$12万罚款

据温哥华港湾综合报道:据加拿大税务局 (CRA) 宣布,一名十多年前逃税超过 120,000 加元的华人男子被判入狱 30 个月。CRA 在上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列治文市的 Eric Ho(又名 Eric Siu-Kei Ho 和 Pat Lee)在 2012 年首次被指控未能报告应税收入,并涉嫌教唆他人进行超过 5,000 加元的逃税欺诈。2012 年 3 月 5 日,由于Eric Ho未能在首次预定出庭时间出庭,当局于是对他发出逮捕令。CRA 表示,Eric Ho在十多年后,2022年8 月 11 日自首。

202212049gbl9

根据 CRA 的指控,Eric Ho未有申报 2004 年至 2008 纳税年度的 582,641 加元的应税收入,逃税合共122,367 加元

Eric Ho于 2022 年 10 月 6 日承认了一项未根据《所得税法》申报应税收入的罪名,以及一项根据《刑法》教唆他人实施超过5,000元欺诈的罪名。

他于 2022 年 12 月 1 日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法院被判刑,至 30 个月的监禁和总计 122,367 加元的罚款,相当于所逃税款的 100%

2022120481kll

CRA 在新闻稿中补充说:“Eric Ho是卑诗省Paradigm Education Group的‘教育家’。这家教育中心实际上是一个教授欺诈手段的机构,帮助加拿大各地的人逃税。他从 2002 年到 2010 年,一直向所谓的‘学生’传授逃税的方法。然而所谓的方法其实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前提,即是只有声称为“法人”(legal persons)才须缴税,如果一个人宣称自己是“自然人”(natural person) 就可以无需缴税。

CRA 表示,Eric Ho 透过与Paradigm Education Group合作而从中获得收入,包括销售 Paradigm Education Group的 DVD、CD 和书籍。

CRA将 Eric Ho 和Paradigm Education Group描述为“税务抗议者”(tax protester),并警告若把这些理论与事实混淆,就会面对严重的财务及法律问题,就是违反“入息税法”(Income Tax Act)及其他相关税务法例,最终的代价就是受到法律制裁。

20221204t8d0m

CRA 表示:“对于那些参与“税务抗议者”计划的人,CRA 将重新评估他们的所得税,并会收取利息加处以罚款。法院还可以对逃税处以 50% 至 200% 的罚款,对逃税最高可判处 5 年监禁,对税务欺诈最高可判处 14 年监禁。”

据 CRA 称,在 2017 年 4 月 1 日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期间,加拿大已有 15 名税务抗议者被定罪。法院对他们处以总计超过 190 万加元的罚款,并判处他们总共 29.75 年的监禁。

20221204g4oui

该机构表示:“除了法院处以罚款和/或监禁外,被定罪的纳税人还必须支付全部欠税额,以及相关利息和罚款。”最后提醒一句,逃税乃犯法行为,切勿因小失大,以身试法。

 

太惨!援助金无故推迟到账!一家三口3个月几乎只吃面条

CBC报道:多伦多居民丹妮斯·戴利(Denise Daley)说,由于她的安大略学生资助金(OSAP)被延迟了三个多月,她和她的家人在这段时间里除了面条几乎没吃过别的东西。

由于没有$3.6万加币的学费、生活费,这位带着两个孩子的寡母被迫拖欠账单,拖欠房租,负债数千加币,信用评级也变得一塌糊涂。她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省政府不承认或不向她解释的问题。

20221204wch06

戴利告诉CB多伦多分部:“每次我一想做点什么,就会被叫停。”这位多伦多Kikkawa学院(Kikkawa College)的二年级学生说,她每天至少要给安大略学生援助计划打一次电话,但一直打不通。戴利经常联系的经济援助办公室也无法获得更多信息。

“这真的打击人、很让人抑郁、也很可怕。”戴利说,等她终于收到这笔钱的时候,已经是11月底,那时她的新学年已经开始三个多月了。

20221204jij38

没有可以联系的渠道

在布兰特福德的威尔弗里德·劳里埃大学(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学习社会工作的三年级学生,卡拉·惠勒(Kara Wheeler)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7月中旬的时候,惠勒申请了OSAP。她说,OSAP门户网站上显示的预估批准日期“一直在变化”。该网站一度预计她将在11月获得批准,也就是她申请四个月后。

这一延误已经迫使她迟交了房租,也让她开始连上课的时候都在担心钱的问题。“我在那里待了12个小时,我一直在想,我要怎么吃饭?”惠勒说。

惠勒找不到联系OSAP的方法,便联系了当地议员韦恩·盖茨(Wayne Gates)。盖茨介入了她的案子。

不久之后,她的OSAP付款获得了批准,但仍比前几年晚。但她说,她在申请时需要提交的额外文件与前几年一样。

这次经历中,她不得不采取这种措施,为此她很崩溃。“为什么没有我可以拨打的电话号码?为什么没有一个联络方式来倾听存在的或者人们在意的问题?”

有人等了近4个月

安省政府告CBC新闻,在近25万接受资助的大专学生中,OSAP的延误只影响到“极少数人”。

但戴利说,直到最近,她班上的其他三个学生都有同样的遭遇。NDP学院和大学的批评者劳拉·梅·林多(Laura Mae Lindo)说,她了解到了该省其他地方的情况。

“我们现在听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OSAP的等待时间从8到10周变成了近4个月,”这位基奇纳中心(Kitchener Centre)的议员告诉CBC多伦多分部。

“政府只是说,‘哦,现在我们只需在16周内完成,’但等待4个月才能收到你的OSAP付款是一个很漫长的等待时期….这实际上已经让一些人决定推迟进入大学。所以这是一个大问题。”她说。

“很多学生只是要求透明度,”林多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安省有太多学生发现自己处于这种情况下,而如果他们提前知道情况会是这样,他们可能会在工作或课程安排上做出不同的选择。

她说,承认系统存在问题是必要的,但目前这种局面并未出现,这是许多学生感到崩溃的根源。

部门承认存在一些延误

此前曾否认存在案件积压情况的学院与大学部门部长吉尔·邓洛普(Jill Dunlop),并未在本周接受CBC三分钟采访的请求。

20221204vtta9

然而,部长的新闻秘书利兹·托米(Liz Tuomi)表示,“有一小部分学生的审核很复杂,会存在一些延误。”她告诉CBC多伦多分部,这些延迟“既不是广泛的范围,也不是不寻常的”。

当被问及鉴于一些问题,部长是否认为应该改进服务的提供和与OSAP客户的沟通时,该部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指出,学生应该向他们学校的财政援助办公室咨询,或咨询OSAP网站。

托米说,教育部建议学生在学习开始前大约三个月申请OSAP。而安省多所学校的财政援助办公室在今年向申请的学生推荐的时间安排中列出了较短的期限。

今年,许多和戴利处境相似的学生告诉CBC新闻,他们的审批时间比往年长了几周,但他们没有理由提前相信情况会是这样。

至于戴利本人,她希望邓洛普做出解释和道歉。她还希望这个系统得到修复,这样明年她或其他1月份入学的学生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之前过的非常非常好,所有的账单都按时支付。而这真的把我(的生活)搞砸了。”

来源:温哥华港湾、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itop366.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